大发一分快三 汇聚海量最新国内、国际资讯

不要进入民宿业,除非你能做好差异化 | 超级观点·民宿小洗牌 ②

2020-05-27已围观 85 次来源:互联网编辑:大发一分快三

带着观点看商业。超级观点,来自新商业践行者的前沿观察。

从疫情刚开始的“毁灭性打击”,到清明节的“复苏抬头”,再到五一的“市场强心剂”,民宿行业经过了过山车一样的上半年。疫情推进了民宿市场的小型洗牌,长期来看,这场洗牌算是短暂而必然的阵痛和大考。

想要活下去,阵痛中的行业要做出哪些思维转变和模式优化?民宿业似乎是个可剖析的样本。“民宿小洗牌”这个系列,我们邀请了业内从业者,从不同视角聊聊他们阵痛之下的转变。这是第二篇,来自乡村民宿悠客小院创始人尹光华。

口述 | 尹光华(悠客小院创始人)

采访、编辑 | 吕方

特约观察员 尹光华

我算是乡村民宿里比较有代表性的小商家。我以前在互联网行业工作,做的是市场这一块,节奏太快了,几乎没有自己的生活。我的家乡在北京延庆的百里山水画廊,有比较丰富的旅游资源,就干脆回乡创业开始做民宿了。

更准确的说我最早做的是农家院,当时也是受山楂小院的启发才开始转向民宿,他们是北方民宿做的特别早的一批,有100多个院子和好多个子品牌。

我从2018年6月份开始做自己的民宿1号院,现在又加了两个院子和一个餐厅,以及后面陆续有同学和亲戚加盟,现在自己的民宿品牌已经做到了6号院,入住率一般都能40%左右。一个院子的装修成本50-60万,每个院子每年营业额近20万,我属于自家房子改造,没有固定的房租成本,去掉人力等日常运营成本,纯收入大概在十五六万左右。

北方民宿的营业时间比较短,淡旺季特别明显,一般是从4到11月这8个月的时间,而且普遍都依赖景区存活。冬天旅游资源相对较少,人流量也小,除了张家口滑雪、龙庆峡冰灯这些有特殊资源的地区以外,其他民宿冬天基本都处于停业状态,所以这次疫情对我们实际营业额的影响相对较小。

乡村民宿在疫情期间的状态基本是和政策开放度完全正相关的。以我所在的北京延庆为例,五一前所有挂着产品的OTA平台都没有开放预订,一直到4月30号下午,北京地区通知解禁,我们才在当晚开放平台预订。

我知道五一北京民宿可以部分解禁是在4月27号,当时我们接到的通知是,如果你觉得自家民宿满足政策规定的营业条件,就可以向村里申请复工,这些条件包括店内具备可核验消费者身份的公安联网系统、防疫相关用品、从业人员健康证、可进行入驻人员登记的健康码、行程码等记录使用的相关台账。村书记签字后,第二天会有相关政府人员到民宿内进行逐一检查,符合规定后就可以开放五一营业。

虽然线上平台预定临近五一才开放,但五一之前已经有新老客户通过微信询问是否有房源,所以这次我们五一接近满房的客源基本都是线下来的。

北京这次复工率大概在60%左右,倒不全是供需决定的,更多是受到地区政策限制。比如延庆大部分乡镇是开放民宿营业的,但密云、怀柔、房山只有部分地区允许民宿开放。

目前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心态相对平和,身边的人也都很理智,当然这也跟我们本身现金流压力比较小有关。乡村民宿如果是租的房子,租金一般是三年起交,起租年限10年到20年都有,而且大家租的基本都是闲置房屋,所以租金成本也不会太高。但相对的前期装修成本非常高,再去掉整体人员成本和运营成本,很多乡村民宿一上来就亏三年,回收周期特别长。

我们70%的订单都靠OTA平台,核心的渠道一个是途家,他们可以分销去哪儿和携程,另一个是美团民宿。其他的类似小猪短租、Airbnb、自如我们也都会上线产品,但流量相对小一点。平台的佣金普遍在10%左右,营销获客的成本对我们来说并不算高。

小民宿的特点是跟消费者离得特别近,很多住了一次觉得房源不错的消费者也会加我的微信,几年下来也攒了几百人的回头客。民宿老板们之间还有一个北方联盟的大群,自家住满了的话,大家也会互相介绍客源,互通有无。给我的感觉是和以前在互联网行业的激烈竞争完全不一样的,以前做互联网是按天计算,现在做民宿是按年过日子。

我观察到的乡村民宿现在是往三个方向发展。第一种是有资本支持做大的连锁品牌,依赖融资环境和渠道,进行纯商业化的运营,比如网红民宿品牌“大隐于市”。第二种是跟政府合作的模式,比如“山楂小院”,自身已经有完整的运营团队和营销团队,通过和政府的扶贫项目合作,通过民宿业务带动本地旅游经济发展和部分村民就业。最后一类是小规模的自营民宿,更偏好做精而不是做大,往往也能很好的结合本地化与人情味,比如北京密云的一家花园民宿“老友记”,老板是园林设计出身,院子里种了几百种花。

乡村民宿之间拉开差距的点在于差异化,有一个就跟别人有些不同的点,这其实是很大一个分水岭,千篇一律的东西慢慢的会被市场淘汰。你还是得做一些更细致的东西,不能一味的追求市场规律,比如说一些人这两年喜欢某种风格,过两年后他有可能风格大变。还是要基于你锁定的消费人群设计民宿产品,包括后期精细化运营,以及多元的营收延展,这些都得有一个明确的差异化特征出来。

很多人想要投入乡村民宿,我们基本不太不太建议外行人进入这个行业,你得做一个很长期的一个规划才能进入这个这行业。用我们这些所谓“行业前辈”的话说,“没进入这一行之前劝你别进来,进来了就尽量少投入”。乡村民宿确实有田园牧歌的一面,好多人都是为了梦想扑进来,却缺乏明确的商业目标。但只要涉及商业运营这一块,就一定离不开要为生存发愁。进入民宿还是有门槛的,毕竟损失惨重的例子并不少有,真进来你会发现里面有很多细节上的坑要填,比如我忙起来的时候也要在院子里一个个捡烟头。

你得有一个平静的心,你才能看到这个行业。门槛看似很低,其实你也要想生存下去的门槛会很高。我觉得就是特别简单的一句话,任何行业都可以始于梦想,但你要想清楚终点是落在商业。

“超级观点”栏目现发起“特约观察员入驻”计划,邀请各赛道的创业者、大公司业务线带头人等一线的商业践行者,在这里分享你的创业体悟、干货、方法论,你的行业洞察、趋势判断,期待能听到来自最前沿的你的声音。

欢迎与我们联系,微信:cuiyandong66;邮箱:guanchayuan@36kr.com。